yuuna_長谷部不足中zzz

不正经的写手/喜欢奇怪设定的怪人。目前主刀剑乱舞。主厨长谷部/药研/171。只吃鹤一期/狐三日。微博@世界第一hsb厨。谢谢关注。

【压切婶】Animal Killer(中)

我有在很努力的写文啦orz。



那之后,就连成为了近侍的歌仙也没能再进入对方的房间。

“主上身体不舒服,需要长期静养。”

“任何人都不允许再进入主上的房间。”

歌仙把带有命令的文书放下,抬眼看向刚刚召集来的所有刀剑。

长谷部没有来。

对方远征回来已经过于劳累,回房休息去了。

歌仙把文书折好,收进衣服里。

然后宣布解散。

走上二楼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在审神者房间门口站着的男人。

“长谷部?”歌仙匆匆走上前。

长谷部转过脸来看着他,脸上没有表情,正是因为没有表情,反而显得格外诡异。

两人就这样对峙了许久,长谷部先动了,他扯了扯嘴角,走过歌仙的身旁。

歌仙目视着对方一步步走下楼梯,轻轻敲了敲门:“主上。”

里面的人含糊不清的说道:“进来吧。”

歌仙拉开门,里面的情形实在让他吃了一惊——

少女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白色,头上的耳朵亦是白色,转过头来看着他的那双眼睛完全就是猫瞳。

“主上……”

饶是歌仙,也忍不住大吃一惊。

审神者迅速将被单拉起来,但被单下的猫耳仍在不安分的颤抖。

她侧过身的时候,歌仙才看到——对方手里的那些照片。

那是很久以前,少女刚刚成为审神者在本丸拍的照片。

“主上……”

歌仙压下心中的复杂情绪,想说什么来安慰少女,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审神者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收起来,转过身来的时候,那双猫瞳格外的引人注意。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的正常意识了,”少女让他坐下,“我怕我已经没有资格当审神者了。”

歌仙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长谷部来过这里的事说出来。

审神者扯了扯自己的衣服,露出很无奈的苦笑:“你能……帮我试探一下长谷部的感情吗?”

感情?在歌仙看来,长谷部听话到几乎没有自己的感情,但少女露出那样的神情,他只好应下,顺便把药研带来的药物交给她。

“谢谢你。”

审神者的声音消失在门后面,歌仙走下楼梯,在楼下又看见了长谷部。

对方捧着茶,坐在莺丸对面,目光落在面前那盏茶上,仔细看的话,甚至能发现对方轻轻勾起的嘴角。

莺丸首先看到歌仙。招呼他过去品茶。

歌仙坐下的时候,看到长谷部抿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就好像根本不关心对方同自己的主上说了什么。

这很不对劲。

长谷部一直以来都是个听话的武器,刚来到本丸的时候甚至自己请求去成为近侍,出阵和演练的时候也是一直护着主上。

可是现在哪怕是主上把他换掉,开始疏远他,他都没有任何情绪的外露。

如果不是长谷部忠心到了脑子坏掉的程度,那么就是他在谋划什么。

如果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不为所动也就不奇怪了吧?

莺丸的声音把歌仙拉回了现实。

“主上如何了呢?”

歌仙抿了一口茶,把心中的疑惑压下,一面观察着长谷部,一面说道:“药研说主上还要修养,就暂时不和大家一起出阵了。”

长谷部把杯子放到桌子上,脸上没有表情,好像在想什么,然后开口了:“主上不能见人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险些让正在喝茶的歌仙呛着。

“为什么这么问啊,长谷部?”莺丸略显吃惊的看向他们两个。

压切长谷部挑眉看向歌仙。

有那么一瞬间,歌仙甚至觉得长谷部什么都明白。

“吓了一跳?真的不能见人吗?粟田口那群短刀可是整天嚷着要见主上,远征的时候烦死我了。”

长谷部轻轻一笔带过。

“啊呀,我们毕竟是付丧神嘛,给主上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的就不好了。”

莺丸的话提醒了歌仙。

他们是付丧神,审神者是人类。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应该没有能伤害主上的东西才对。

唯一能让主上受影响的,可能就是刀剑自己。

歌仙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

他们是审神者的武器,审神者是他们的主人。但是如果审神者的思想变化,都可以被武器潜移默化呢?

那么那所谓的兽化,也许正是某人的产物也说不定吧。

莺丸起身离开去找茶叶,在诡异的沉默中,长谷部先开口了。

“你终于发现了?”

对方的瞳孔里倒映出自己露出惊慌表情的脸,那对含笑的眸子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我一直都很喜欢主上,”长谷部一字一句的说,“所以我想把主上变成也只喜欢我的,专属我的宠物。”

“被抛弃过一次的我,是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被抛弃第二次的。”

(估计下会有肉,我看看到底能不能放lof,不能的话我就发微博,到时候会放链接。)

【压切婶】Animal Killer(上)

审神者x压切长谷部

黑化有 病娇有 animal killer

梗是这个!
Animal Killer:当暗恋者有了暗恋的人之后便会轻微兽化长出被暗恋者最喜欢的动物的耳朵和尾巴,同时性格变的温顺散发出一种动物信息素吸引被暗恋者。兽化时间为期30天,暗恋者需要在这30天内让对方爱上自己。30天内若被暗恋者被吸引并爱上暗恋者,则暗恋者兽化慢慢消失。若30天内被暗恋者没有爱上暗恋者,暗恋者将会完全兽化,变的残暴同时失去人的理性并亲自用自己兽化的牙齿和爪子杀死自己暗恋的人。被暗恋者死亡后暗恋者兽化将当场解除,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和地上最爱的人的尸体。

审神者知道自己最近不太对劲。

她当然也知道这种异常感的根源是头上突然冒出来的、根本不是人类该拥有的白色猫耳。

为什么会长出这对耳朵,她并非不清楚。

理由说出来实在有些羞耻。

她暗恋着自己的近侍。

对方不仅是自己的部下,还是自己的武器。

压切长谷部。

一个对她足够忠心的家伙。

她明白自己突然冒出来的猫耳的解决方法,她也很清楚被自己喜欢的这个人一定会答应她的请求。

只是她不甘心,她不满足于他的顺从。

审神者一边咬着下唇,一边划掉了近侍拦里对方的名字。

如果让长谷部看到现在的自己,他想必会为自己给主上带来的麻烦而愧疚。

少女这么想着,填上了歌仙的名字。

多愁善感的文科生,应该更能理解她的心情吧?

审神者把表格交给狐之助,把从山姥切那里要来的足够遮住大半张脸的巨大被单一拉,趴倒在桌子上。


倒是没想到先来敲门的是长谷部。

她急匆匆的喊住对方,翻身钻进被子里,拉高被子遮住脸,才松了一口气:“进来吧。”

长谷部靴子轻轻踩在木板上的声音。

“主上,您不舒服吗?”

对方一如既往的关心,此时此刻却成了揪住少女愧疚情绪的那双手。

审神者清了清嗓子:“我有点感冒,麻烦把药研叫过来吧。”

这样前言不搭后语、逻辑混乱的话语,以往的她是说不出口的,即便是现在,说出口的那个瞬间她也忍不住的后悔。

会不会太严厉了呢?以往生病的她都是由长谷部来照料的。

外面的沉默让她踌躇不安。

长谷部的声音在很久之后传来:“我知道了,既然是主上的命令……”

衣服布料摩擦的细碎声音,让审神者忍不住从心底泛起一股难以言表的苦涩。

她是知道的,那个人无论何时都是这样。

“只要是主上的命令。”

自己的感情从来不轻易表露,只是一味地听从命令。

所以自己才更加为难。

在她晃神的时候,长谷部已经起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她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少女摸了摸头上的猫耳,那是真正存在、无法忽略的存在。

也是她无法言表的情感证明。

「只有两情相悦才能消失,否则将永远兽人化下去,直到成为动物,将被暗恋者的那个人的喉咙咬破,对方停止呼吸为止。」

解决的方法就只是一句命令的事。

倘若她说出那句话,他们就是「两情相悦」了。

但一向倔强的少女无论如何也没法在左右他人感情上下达命令。

她不需要那样的两情相悦。

接下来的几天出乎意料的平静。

审神者猜想长谷部会质问她的反常,但是对方却没有一点动静。

现在成为了她的近侍的歌仙兼定,也摇头说长谷部最近没有任何反常。

这反而让审神者不安。

“哈哈,是不是主人你太敏感了?”歌仙的笔在「远征部队」那一栏停下,“非得派长谷部去那么久的远征么?”

审神者被单下的猫耳在听到那个人名字时不自觉动了动,她有些郁闷的按住它们,叹了口气:“他留在本丸越长时间,我露出的破绽越多。”

歌仙眯起眼睛打量了她一番:“可是我也没有见到除了猫耳以后还有什么异常呢。”

“总之,长谷部不能在我身边。”

审神者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主角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主上,我已经完成内番了。”

少女忍不住咬了咬下唇,转过身。

歌仙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拉开一小条缝,把远征的名单交给对方。

“远征吗……我明白了。”

长谷部顿了一下,又问道:“主上的身体还好吗?”

歌仙回头望了望背对他们的少女,转过身道:“主上已经好多了。”

没有更多的话,长谷部颔首离开。

歌仙把门关上,叹了口气:“让他离开也并非上策,主上。”

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他只是服从我的命令,不是产生于内心的感情,我再强求反而显得我不讲理。”

“如果是其他刀……是不是会好解决一些呢。”

未说出口的荒诞心愿反而刺激到身体的奇怪病症。

尾椎处涌起一阵阵酥麻。

下个瞬间,歌仙看到了对方突然间长出的白色、细长的猫尾。

「将永远兽人化下去——
直到将那个人杀死。」

#新坑文案#

文案:


如果有一天,你在阴冷的后巷被双手沾满鲜血的少年犯拜托了:「请帮帮我」这样的话。你会怎么做?


少女的回答是:「好啊。作为交换,你来做我的玩具吧。」


——————————————


bg含微量bl/gl。不喜者慎。未来世界架空设定。


——————————————


女主病娇属性,并且身为丧尸却失去了自己的大脑,某种意义上的「无脑」。


男主少年犯,杀人对他而言不是「事件」而是「乐趣」,腹黑并且前期会比较纯良,偶尔毒舌。


——————————————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脑洞很大的文。有丧尸,有少年犯,有娼/妓,有毒贩,有食人者,有精神病,有吸血鬼。


1v1 双c 保证he 存稿不稳定


以及……征求一下男主名字|ω・)


「制服与你」

江波涛合上病历,伸手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无框眼睛戴上,杜明从门口探了个头进来,喊到:“江医生,准备好了,可以开始手术了吗?”


于是他推开椅子,站起身,稍一眯眼,杨起嘴角。


“辛苦了。”他说。


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瞟了一眼面前的医生,略为慵懒的声音从呼吸罩下传来。


“哦,是个omega啊。”他像是松了一口气,“不然那家伙又要吃醋了。”


江波涛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侧过身去看报告,念那人的名字:“叶修?”


“嗯。”叶修闷闷的答了一声。


“哦,十二指肠溃疡。”江波涛从一旁的手术台上拿了一双一次性手套,笑:“没有好好吃东西吗?”


叶修的目光意味深长的在江波涛的腰上停留了一下,抬眼问道:“医生,要和我试试吗?”


江波涛被这话噎了一下,随后再次扬起笑容,不过这次略显得虚伪。


“要好好吃饭啊,叶先生,”他顿了一下,打开手术台的灯,“不然没法生孩子啊。”


叶修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么,我注射麻药咯?”针尖在叶修的小腹处比划了一下,轻轻的刺进去。


手术室得红灯转绿,一直在走廊踱步的男人终于停下脚步,在门打开的瞬间,江波涛摘下口罩,对上那人的视线。


“辛苦了,医生。”苏沐秋从口袋里拿出名片,递到江波涛面前,“若是以后有事,大可以找我。”


“不,还不至于那么严重哦,”江波涛朝他笑了笑,却伸手接过名片,放入口袋中,随后侧身为他让了一条道,“叶先生要按时吃东西,不然还会再犯的呢。”


他说完这句话,咧了咧嘴角,朝办公室走去。


杜明在办公室对面的接待台坐着,肩膀夹着电话。右手握着笔在记录什么,看到了他,急忙撇了电话,叫道:“江医生,这儿有个你的电话。”


江波涛绕过接待台,侧身往里面伸手,拿了手机。


“是这个号码吗?”他把手机给杜明看。


杜明核对了一下,连连点头:“哦,没错。”


“喔,”江波涛想了一下,“我进办公室打。”


「嘟嘟」的接通声不到一秒,那头就接起了电话。


「没有听说过要等五六秒才能接通吗?」江波涛皱了皱眉,「这样,很没有礼貌。」


但他还是摆上笑容,问道:“泽楷?”


“……”周泽楷那边有沉重的呼吸声,接着传来并不连贯的语句,“不接电话……怎么?”


江波涛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我在工作呢,有什么事吗?”


周泽楷停顿了一下:“我回市里了。”


然后又顿了顿:“爸爸说今晚、回来吃。”


“嗯,”江波涛瞟了眼日历,“好的,我知道了。”


11月24日那里,被用红笔打了一个圈。


意思是,发情期。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江波涛伸手按了按门铃,通讯录上显示出周泽楷的脸,他黑发黑眸,与四年前相比更显成熟。


“是我。”江波涛这么说着,按下了锁车键。


但那人炽热的目光透过显示屏落在他身上,许久之后,才从门口传来开锁的「咔哒」声。


江波涛推开铁门,然后在门背后站定。


「好像……有种把自己送到狼口的感觉。」


他低下头笑了笑。


推开房门可以看见摆放整齐的鞋子。


他换了鞋子,走进客厅。


橘色的灯光落在男人的发上,柔和的光包裹着他的轮廓,令原本有些冷然的他的容貌也显得温暖。


周泽楷站起身,也看向江波涛。


然后江波涛注意到了,他亲爱的继弟身上的一袭军装。


“泽楷……当了军人?”他这么问,有点愣。


江父站起身,笑着说:“这是送给泽楷的生日礼物。”


“哦,”虽然只是失神,也只是一霎那,江波涛敛下眸子,“生日快乐,泽楷。”


他抬起头的脸上满是真挚得虚假的笑意,即使这样,也比刚刚瞬间的阴郁要好得多。


但是周泽楷皱起了眉头,然后他上前,一只手拽住了江波涛的手腕。


就这么定定的注视了江波涛一会儿后,他朝江父微微颔首低声说了句。


“谢谢。”


“唔,怎么了吗?”江波涛不紧不慢的甩开他的手,还顺便帮他扯了扯袖子。


周泽楷挑眉,但语气依旧是平淡的:“那副表情,不要再露出了。”


江波涛嗤笑了一声,稍微伸长了手去摸对方的发顶,成功的揉乱之后,应了一声:“喔。”


“还有,”周泽楷的喉结动了动,暗色的瞳孔惟有在注视他的时候才格外明亮,“这样的动作,也不要做了。”


他停顿了一下,一只手伸过去揽江波涛的腰。


“我,是个alpha。”


江波涛被压在镜子前,被吻得喘不过气,偌大的房间里传来他急促的呼吸和衣物的摩擦声。


对方的军装外套松垮垮的卡在肩膀,白衬衫解开的一二颗扣子可以看见胸膛,正不断舔舐他的脖颈,而他自己因为情欲而变得淡粉的皮肤和刚刚被濡湿了的殷红的唇,无不在宣示他身体的淫靡。


「还真是把自己送入虎口了。」他这么迷迷糊糊的想。


对方是个alpha——这是他不会忽视的事实,落得现在这样,也许他是故意的。


11月24日,他的发情期,对方的生日。


江波涛突然感觉到轻微的疼痛,对方边啃咬着他的脖子,边像调情似的在他耳边说:“……想什么?”


他摇了摇头,侧头伸手将对方的脑袋靠过来,唇非常自觉的吻上对方的唇。


周泽楷但是愣了一愣,然后低笑了一声。


江波涛一只手勾上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胸前,嘴里溢出呻吟,理智已然被淹没。


omega的身体在发情期都是非常敏感的,他也不例外。


周泽楷将对方放倒在床上,膝盖打开对方的腿,俯下身来,用嘴咬开对方的衣扣。


大片的白皙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他眸色沉了沉。


#有ooc#希望没有让各位觉得不适。

#原本想撸长篇的……结果……如你所见,我卡肉了……#

#总之是abo设定#兄弟设定#


ฅ'ω'ฅ搬运!


大概是…练笔?

#周江#随笔#

江波涛把手轻轻放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攥紧了宽大睡衣的领口。


这样做……仿佛就能感觉到那个人……


但这是不可能的。


他抬眸看向墙上的钟,时针和分针分别交叉开,指向十一点半。


床头柜上放着充电的手机,此刻的来电而振动着。

他叹了口气,直接打开了房间的门,然后转身合上。


「咔哒。」


细小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被空气放大。


他从口袋里拿出房卡,然后脑内又响起方明华的话。


“你和队长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他那时平静的、一如既往的笑着。


方明华语重心长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打算推开门的手放下。


门却突然被打开,里面站着那个黑色头发的、面无表情的少年。


“啊……小周……”江波涛驾轻就熟的翘起嘴角。


“……”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一言不发。


“不进去吗?”江波涛略微有点尴尬的笑笑。


“貌似……有点不对劲呢……”


憋了许久的周泽楷歪了歪头,吐出这么一句来。


“咦?”江波涛的笑容僵硬了一下,轻轻的将周泽楷推进房内,自己也走了进去。


周泽楷有点烦躁的甩了甩头,伸手关上了门。


“我哪里不对劲呢,”江波涛从后面环住他。


周泽楷愣了愣,然后转头。


唇与唇。


「啊……这家伙……忍了多久啊……」


江波涛明显的感觉到与平日不同的吻。


哪里还是吻。


周泽楷像小狗一样舔舐着他的牙龈,在他沉重的喘气声中,两人已经退到了床的旁边。


“要做吗?”周泽楷问。


「都做到这份上了……」


江波涛内心虽然这么想,却依旧温和的笑着,顺势倒在了床上,身上的男人某个部位显然已经蓄势待发。


“做……吧。”

话音刚落,男人已经扯开了自己的衬衫。


「喂喂……先脱自己的吗。」


江波涛稍稍直起身,手指在男人露出的肩膀上画了一个圈。


“做完这一次,我们就分开吧。”


周泽楷的动作骤然停下。


有些干涩的、带着情欲的声音发问。


“为什么?”


“轮回的队长不能是同性恋吧。”


“为什么?”


他继续说着这句话。


“要学会为战队考虑一下啊……队长。”


江波涛看向他的脸。


有什么、正在瓦解。


“你自己、做的决定?”


周泽楷问。


江波涛不自然的别过脸去,轻轻“嗯”了一声。


然后,周泽楷起身了。


“回去吧。”轻轻的、甚至是毫无感情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吐出。


“对不起。”江波涛微笑了一下,一反常态的突然没了表情。

分针和时针重合了。


那又如何呢。


它们终究会再次分开。


无休止的相遇、相别。


这下就结束了。


fin#

可能看着会不明所以,只要知道我想虐周江就对啦。

都说了是随笔而已啦!(笑)。看看就好,别当真。文笔真渣,欢迎指教。


青春×机关枪(*´・v・`)

绿永将♡♡♡